标签:历史

李自成-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李自成

明末,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崇祯三年(1630),李自成辍业,于米脂号召饥民起义。后与农民军首领张献忠等合兵,在河南林县(今林州)击败明总兵邓玘,杀其部将杨遇春,随后转战山西、陕西各地。七年,连克陕西澄城、甘肃乾州(今乾县)等地,后于高陵、富平间为明总兵左光先击败。八年,与各路农民军首领聚会河南荥阳(一说无此会),共商分兵定向之策。遂转战江北、河南,又入陕西,在宁州(今甘肃宁县)击杀明副总...

万历十五年-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万历十五年

万历十五年,亦即公元1587年,在西欧历史上为西班牙舰队全部出动征英的前一年;而在中国,这平平淡淡的一年中,发生了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在历史学家黄仁宇的眼中,其间的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而我们的大历史之旅,也自此开始…… 《万历十五年》是黄仁宇的成名之作,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妖猫传-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妖猫传

●《阴阳师》作者梦枕貘重磅作品。 历时17年,耗尽2600张稿纸,创作完成的鸿篇巨制。“讨栗子的枯手”“庭院里的黑猫”梦枕貘在小说中描绘了一个光怪陆离诡谲怪异的世界,编织出一幅历史奇幻大作。 ● 陈凯歌 (《霸王别姬》导演),王蕙玲(李安御用编剧),联合黄轩 张雨琦 刘昊然 等众多中日明星共同打造的同名电影即将与年底上映。 ● 空海东渡,长安城波谲云诡,鬼宴开场。 ...

敦煌-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敦煌

莫高窟的浩繁经卷,究竟是谁为何埋下? 不留名姓的藏经人背后,还有多少未解之谜? 日本文学巨匠井上靖惊世之作,与《楼兰》同获每日艺术奖 --------------------------------------------------------------------------------------- 宋仁宗天圣年间,书生赵行德进京赶考,因瞌睡错过了考试。...

坂本龙马-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坂本龙马

19世纪中叶,中国和日本都被列强打破国门,中国从此开始衰落。 日本却由此走向强盛,有一个人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 他就是坂本龙马。 他草根出身,但对世界充满好奇。最终,他带领一群怀抱梦想的人,推开了明治维新的大门。 他被称为“日本走向现代的总设计师”! ————————————————我是幕末的分割线———————————————— 他是明治维新的总设...

天平之甍-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天平之甍

★台湾谢鲜声译本,前身由三三书坊1986年出版。 ★鉴真东渡弘法的传奇。 ★即使自己双目失明,也不愿世间有黑暗之地。 ★天平之甍,日本对鉴真大师的尊称,意为“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 ★文学巨匠井上靖旷世杰作,获日本艺术选奖。 ★朱天心长文导读。 “既然日本有人来敦请,我同法众中,不知有谁答应渡日传法?” 没有人回答。 “有谁要去吗?”仍没有人回...

夜空的抚慰-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夜空的抚慰

2020年德国歌德奖获奖作家 比肩《一千零一夜》的文学历险 一口气读到七百页依然欲罢不能的小说 “杰瓦德•卡拉哈桑以无尽诗意的魅力,跨越了国家、时间、文化与宗教的界限。” ——海涅文学奖授奖词 《夜空的抚慰》出版于2015年(波斯尼亚语),2016年译为德语,在德国文坛译界掀起波澜。这部由三部曲组成的长篇小说取材真人真事,讲述了伊斯兰文明中一段尘封千年的历...

地中海东岸诸港-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地中海东岸诸港

地中海东岸诸港,也称黎凡特诸港,这是人们对地中海东岸商业港口城市的称呼。从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到亚历山大城,途经士麦那(今伊兹密尔)、阿达纳和贝鲁特,这些城市很久以来就是各种语言、风俗和信仰的交汇之地。历史造就了这些不稳定的城市,并摧毁了它们。同时被毁掉的,还有无数条生命。 本书的主人公奥斯亚尼,就是一个命运被扭转的人。从奥斯曼帝国的灭亡,到两次世界大战,再到撕裂了近东地区...

没有终点的列车-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没有终点的列车

☆编辑推荐: ◆一部以阿富汗战乱时期为历史背景,一个感人至深且充满力量的阿富汗家庭变迁的故事,一部深深触动读者内心的文学史诗! ◆一本与《追风筝的人》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相媲美的文学处女作!超越《我不要你死于一事无成》的感动。 ◆当我们孤身一人,如何面对生活的苦难?这是 一本关于自由、希望、亲情、人性的动人之书,故事曲折、虐心,但又充满动人、真挚的朴素情感。 ...

拉德茨基进行曲-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拉德茨基进行曲

《拉德茨基进行曲》通过描写特罗塔一家四代从1859年到1916年的经历,反映了哈布斯堡王朝的逐步衰落。“拉德茨基进行曲”原本是对1813年前后反拿破仑的奥地利统帅拉德茨基和对哈布斯堡王朝往昔的颂歌。这部小说以此命名,表达了作者对帝国往昔的怀念,是作者唱的“一首奥地利的安魂曲”。面对20世纪的现实,作者深知奥匈帝国的“荣华”已经不可能恢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