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散文

朝花夕拾-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朝花夕拾

曾经在陈丹青先生《鲁迅是谁?》的演讲中听到一个别致的观点,他说“鲁迅的被扭曲,是现代中国一桩超级公案”,对鲁迅以“政治上的正确”给予他的作品褒扬、抬高,不可怀疑、不可反对,致使鲁迅作品的层次和人格魅力被过度简化,他本身丰富优美的用字,以及风趣幽默的行文,后人常常视而不见,也许我们真的不小心错过了一个可爱的鲁迅。 的确,鲁迅是爱憎分明的,但不等于说鲁迅没有情感,没有他温和、慈爱、狡...

我执-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我执

本书为梁文道先生所撰写的散文随笔集,是以香港《成报》文采版专栏“秘学笔记”的文字为主,谈及爱情婚姻、日常生活、疾病经历、信仰感悟、城市文化、文学艺术、历史记忆等个人生活体验和人生感受诸多方面。读来清新自然,体贴入微,在淡雅简约的叙述中往往给人意外的启迪。

写在人生边上-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写在人生边上

人生据说是一部大书。 假使人生真是这样,那么,我们一大半作者只能算是书评家,具有书评家的本领,无须看得几页书,议论早已发了一大堆,书评一篇写完交卷。 但是,世界上还有一种人。他们觉得看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写书评或介绍。他们有一种业余消遣者的随便和从容,他们不慌不忙地浏览。每到有什么意见,他们随手在书边的空白上注几个字,写一个问号或感叹号,像中国旧书上的眉批,外国书里的M...

张岪与木心-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张岪与木心

“我忽然明白:要和这难弄的家伙不分离,只剩一条路,就是,持续写他……我不想限制篇幅,不愿遗漏种种细节。这是木心以自己的性命的完结,给我上最后一课。”——陈丹青 张岪,是木心为陈丹青起的笔名。 1982年,陈丹青、木心,先后赴美,在纽约地铁相遇,此后亦师亦友,近三十年。2011年木心去世,陈丹青开始书写木心,八年过去,乃有此集。书中以极尽写实的笔墨,慎重恳切的文字,送别木心,...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2012年版)》收入余华的《流行音乐》、《可乐和酒》、《恐惧与成长》、《儿子和影子》、《消费的儿子》、《儿子的出生》、《父子之战》、《医院里的童年》、《麦田里》、《我为何写作》、《网络与文学》、《文学和民族》、《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等随笔。

树犹如此-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树犹如此

《树犹如此》是白先勇的散文自选集,主要收录他回忆个人经历、亲友交往的文章。其中纪念亡友的《树犹如此》将至深痛楚沉淀六年,被称为“以血泪、以人间最纯真的感情去完成的生命之歌”。另收两篇写友人的新作:画家奚淞修佛之旅《寻找那一棵菩提树》,救助上万艾滋孤儿的杜聪《修菩萨行》。可见白先勇近年心中所系。 书中作品多成于白先勇“五十知天命”之后,董桥曾“惊讶他已然像自在、放下的老僧,任由一朵...

乡关何处-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乡关何处

《乡关何处》是野夫的经典之作,以母亲、外婆、大伯、瞎子哥等亲朋好友为对象,将他们微小而传奇的人生,以一种质朴的深情娓娓道来。 母亲历尽人生苦难68岁失踪于长江(江上的母亲);外婆出身高贵,慈悲温暖,却一生遭遇悲惨(坟灯);大伯少年英姿勃发才华横溢投身革命,爱情也随之而来,但谁知阴差阳错,终凄凉落寞孤独走完一生(大伯的革命与爱情)…… 在《乡关何处》中,这等亲朋好友,仿佛就这...

平淡之喜-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平淡之喜

《平淡之喜》是作家黎戈的全新生活读书随笔集锦。作家沈书枝、王这么、钱红丽、魏小河诚意推荐。锁线裸脊,全彩双封,收录数十幅生活摄影,捕捉沉静如海的时光之美。全书分为“平湖”和“淡菊”两部分,前者偏书评,意即评论者的心犹如平湖,需要持平心境,公正成像,解读作者的心意及笔意;后者偏生活记录,落花无言,人淡如菊——在最平淡如复制的每日日常底纹中,也有着小小的惊喜的细节,全靠一双发现的眼睛,上下...

羊道·前山夏牧场-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羊道·前山夏牧场

“羊道”系列是李娟与哈萨克牧民扎克拜妈妈一家共同生活、历经寒暑跋涉后,在几年时间内陆续写下的文字,共分三卷。这是第二卷,讲述的是在发生在前山夏牧场的故事。 在李娟笔下,这支也许是世界上仅存的、真正意义上的游牧民族的生存景观得以呈现。这是一种与大自然生死相依,充满了艰辛、苦难而又自有其尊严与乐趣的古老生活。李娟用自己的方式讲述着这些世界角落的人和事:“所有的文字都在强调他们的与众不...

缘缘堂随笔-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缘缘堂随笔

《缘缘堂随笔》是丰子恺先生的主要散文选。1927年,丰子恺皈依弘一法师,在江湾永义里的寓所举行了仪式。丰子恺并请弘一法师为自己的住所取名。尊弘一嘱,丰子恺在小方纸上写了许多他所喜欢而可以互相搭配的文字,团成许多小纸球,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拿两次阄,拆开来都是“缘”字,遂名寓所为“缘缘堂”。当即请弘一法师给写“缘缘堂”横额。后丰子恺几经迁移,于1933年在故乡石门湾老屋的后面,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