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袋与永生

书名:钱袋与永生中世纪的经济与宗教
作者:雅克·勒高夫
译者:周嫄
ISBN:9787208065949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4
格式:epub/mobi/azw3/pdf
页数:134
豆瓣评分: 8.0

书籍简介:

《钱袋与永生:中世纪的经济与宗教》讲述了:自中西文明发生碰撞以来,百余年的中国现代文化建设即无可避免地担负起双重使命。梳理和探究西方文明的根源及脉络,已成为我们理解并提升自身要义的借镜,整理和传承中国文明的传统,更是我们实现并弘扬自身价值的根本。此二者的交汇,乃是塑造现代中国之精神品格的必由进路。世纪出版集团倾力编辑世纪人文系列丛书之宗旨亦在于此。世纪人文系列丛书包涵“世纪文库”、“世纪前沿”、“袖珍经典”、“大学经黄”及“开放人文”五个界面,各成系列,相得益彰。“厘清西方思想脉络,更新中国学术传统”,为“世纪文库”之编辑指针。文库分为中西两大系统。中学书系由清末民初开始,全面整理中国近现代以来的学术著作,以期为今人反思现代中国的社会精神处境铺建思考的进阶;西学书系旨在从西方文明的整体进程出发,系统译介自古希腊罗马以降的经典文献,借此展现西方思想传统的生发流变过程,从而我们返回现代中国之核心问题奠定坚实的文本基础。

作者简介:

当代国际史学的发展与法国年鉴派的功绩是分不开的,有学者甚至认为它就是法国年鉴

派史学的国际化。如果说19世纪的史学以德国兰克学派为典型,那么20世纪的史学模式

很大程度上是被法国年鉴派影响和塑造的。

雅克·勒高夫(Jacques Le Goff)被看作年鉴派第三代代表人物,但年鉴派第三代

史学家很少自称为“第三代”,而称他们自己为新史学派。新史学在继承年鉴派前辈学

术传统基础上,进一步完善其理论与方法,并向历史人类学和心态史方向发展,形成了

自己的特点。有学者认为,从社会经济到文化心态的转变是年鉴派第三代最显著的特点

勒高夫参与主编的《研究历史》和《新史学》两本著作,体现了勒高夫等第三代年

鉴派的史学观念,从史学理论与方法的角度,分析了当代法国史学,对国际史学界产生

了重大影响。新史学以“三新”为特点:一曰新认识,即史学认识论上的一次重大转变

,明确提出历史研究是经过史学家的主观意志和认识水平来完成的,在发生过的与记叙

重构的历史之间有重大区别。二曰新角度,即认为史学在方法上要与各种社会科学相互

借鉴,其中最重要的是史学的定量分析。三曰新对象,即长期为传统史学忽视的领域成

为新史学家关注的对象:气候、民俗、人体、心态、神话、饮食等。

最初年鉴派前辈们以社会经济为突破口,极大地开拓了传统史学研究领域,而年鉴

派第三代向文化心态的转型,是对史学研究领域的进一步扩展和深化。心态这一概念涉

及范围很广,包括社会意识形态、道德风范、生活态度、政治观念、宗教信仰等,是一

定社会文化、心理乃至行为方式的总称。在法国,心态史不仅成为文化史研究的主流,

而且与历史人类学合流,成为史学研究的时尚。勒高夫对此总结说,“把政治史赶下王

位,这是《年鉴》的首要目标,也是新史学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虽然一种新的政治史或

政治史观应在新史学中占一席之地”。而传统政治史是以三个偶像,即“政治偶像”(

指政治事件)、“个人偶像”(指上层人物)和“年表偶像”为特征的。

年鉴派第三代的另一个特点是学派性在减弱,包容性在增强。勒高夫说,“我们的

学派性越来越弱”,他将新史学视为包容各种史学实践的一种“运动”,并提出新史学

不仅是法国的产物,不应忘记许多外国人都为新史学的形成作出过贡献。他特别提到马

克思,他认为,“新史学先驱者的最卓有成效的观点无疑是长时段”,“马克思主义是

一种长时段的理论,在许多方面,如带着问题研究历史、跨学科研究、长时段和整体观

察等,马克思是新史学的大师之一”。

他指出许多马克思和新史学的结合点和分歧点,如新史学虽然不接受马克思的社会

分期学说,但马克思“通过生产方式的概念,通过奴隶制向封建制、再向资本主义过渡

的理论,把一些长达数百年的社会经济制度看作历史的基本形态。换句话说,就是把习

俗和精神状态当历史的标尺,把技术、能源形式(由人力、畜力转变为机械力)以及对

社会基本现象的态度(如劳动态度)看作历史分期的依据”。推动历史发展的力量只有

在长时段中起作用,只有在长时段中被感受到。短时段的历史不能抓住和说明变与不变

,以王朝和政府更替为准绳的政治史不能说明生活的奥秘:如人体高度的增长与食物营

养和医疗技术发展有关,地域关系的变化有赖于运输方式的革命。

另外,他认为,马克思“把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放在首位,这与新史学重视研究一

定社会中生活的普通人也不谋而合”。如新史学“关心所有人的愿望”,尤其注重对下

层民众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的研究。新史学与人类学结合的一个原因是,人类学主要研

究欧洲以外的“穷人的民俗”或所谓“野蛮人”。虽然他认为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概念

不能说明历史存在不同层次的复杂关系,但他认为这种长时段理论和结构性概念与新史

学有类似之处。勒高夫也反对简单地将经济因素作为历史解释的首要因素,认为精神状

态虽然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一个基本原因,但在历史演变中占有重要地位。“新史学既

重视物质的经济史,又不忽视精神的思想状态史,既提供选择,又不强加于人”。总之

,新史学并非与马克思主义互不相容,历史学家可以同时是马克思主义和年鉴派的学者

。勒高夫自己承认,他在对中世纪“炼狱”观念的研究中就受到马克思主义整体史学和

问题史学观念的影响。

有人将新史学概括为计量史学,但勒高夫肯定计量方法促进了史学发展的同时,提

醒人们注意“迷信数字”的危险,要求历史学家对此采取审慎的态度。他指出,“新史

学仍以定性分析为主”,因为定量分析的结果取决于程序的优劣,即使计算机提供了计

算结果后,历史研究的基本任务仍未完成。“新史学不应勉强计算机去计算不能计算的

东西或忽视不可计量的素材,不应单靠计算机去‘编制历史’或重温实证主义史学家的

旧梦:让文献去‘客观地’制造历史,自己则袖手旁观”。

勒高夫认为,新史学不是一种书斋学问,而是一种问题史学,要回答当代的某些重

大问题。他欣赏年鉴派创始人费弗尔的这样一句话:“我们的任务是要创造历史,因为

在动荡不定的当今世界,惟有历史能使我们面对生活而不感到胆战心惊”。并将其引申

为“新史学是最能使我们摆脱恐惧的史学”。

勒高夫在中世纪文化、心态和感觉表象的研究中有所创新,就方法论而言,没有离

开年鉴派的轨迹:注重长时段、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经济和社会史等方面。

他的中世纪著作通过对教士、职员、农民、军人、手工业者、商人等不同职业的分

类研究,得出一个新的结论:中世纪既不是迷信盛行的黑暗时代,也不是神话装饰起来

的光辉时代。当时的社会介于饥饿和扩张、信仰和反抗、战争与和平之间。人们为了生

存,伐林开荒,建立村寨、城堡和城市,开始发明钟表等机器。勒高夫的著作勾勒出一

幅翔实的中世纪社会生活图景,这是欧洲各民族形成的准备时期。他还试图将中世纪与

资本主义产生联系起来,他指出封建社会的社会结构和精神状态中,有惰性和活力的矛

盾,这些矛盾通过基督教作为遗产留给其后的文明和社会。

勒高夫访问过中国,对中国史学界有相当了解。他曾同中国学者说:“中国的历史

和文明深深地吸引着我们,它在世界历史和文明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关注着当

代中国的发展,关注着你们史学界的发展。可以肯定你们会在你们的道路上取得巨大的

成功。不管怎样,对历史和文化的反思大概是你们和我们的共同目标”。

稿件来源:中华读书报

书友短评:

@ 辄馨 上了某课正好看了 @ [已注销] 身为一个法左, 他的絮叨和无野心使他无害. @ 加藤惠 《钱袋与永生》还是大一时看的书。虽然谈不上“振聋发聩”,但是可以说是本对我来说“拨云见日”的著作。中学时已经或多或少阅读过一些“大写历史”之外的著作,在看了这本书之后一下子豁然开朗。 Le Goff这个名字以后再也忘不掉了。 @ 海上心史 一本小书,写的兴味盎然,又有点意犹未尽。翻译总体中肯,有些专业名词其实再查查就更准确了。 @ 白道冥窮 “通过炼狱而逃离地狱的希望,让高利贷者得以推动13世纪的经济和社会朝着资本主义发展”,漂亮 @ 小岛 @2013-11-07 12:13:38 @ 或缺居主人 值得深入的一个切口是「高利贷者之妻」。 @ 工业先驱萨茹曼 @ 牢骚大王历险记 7.18 @ 麻烦你,我要鱼丸粗面。 年鉴学派豆列看到的。

在金钱与地狱之间:高利贷与高利贷者
钱袋:高利贷
偷时间的人
高利贷者与死亡
钱袋与永生:炼狱
“心也有泪”
附录
书目
· · · · · ·

添加微信公众号:好书天下获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