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天下

最近更新 第4页

东周列国志-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东周列国志

“羽翼信史而不违”,是古代文学评论家所认同的历史演义小说的最高境界。中国历史小说中,真正能达到这一境界的,也许只有《东周列国志》了。这部煌煌一百零八回的小说巨著,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冯梦龙继“三言”之后的又一小说佳作。这本小说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据史实录,“事取其详,文撮其略”;“敷演不无增添,形容不无润色”。面对此起彼伏繁杂错综的事件,你来我往既多且乱的人物,冯梦龙充分展现了其杰出的组织...

聋哑时代-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聋哑时代

对于很多人来说,中学时代尤其是初中时期,是一生中重要而难忘的记忆,十三四岁,正是叛逆而懵懂的年纪,同时,又是人生中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的一个“成长点”,成长的新奇与疼痛让刚刚迈入少年时代的孩子们既无所适从又激动不已。他们被圈在校园之内,“两耳不闻窗外事”,每天按部就班听老师灌输各科知识,鲜能发表自己的见解,所以这也是人生中一个“聋哑时代”。

张岪与木心-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张岪与木心

“我忽然明白:要和这难弄的家伙不分离,只剩一条路,就是,持续写他……我不想限制篇幅,不愿遗漏种种细节。这是木心以自己的性命的完结,给我上最后一课。”——陈丹青 张岪,是木心为陈丹青起的笔名。 1982年,陈丹青、木心,先后赴美,在纽约地铁相遇,此后亦师亦友,近三十年。2011年木心去世,陈丹青开始书写木心,八年过去,乃有此集。书中以极尽写实的笔墨,慎重恳切的文字,送别木心,...

俗世奇人(足本)-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俗世奇人(足本)

《俗世奇人》(足本),是在旧版《俗世奇人》的基础上,增加冯骥才先生2015年新作的18篇小说,又精心编排39幅冯骥才先生手绘的插图最终集成的最新最全的版本。 天津卫本是水陆码头,居民五方杂处,性格迥然相异。然燕赵故地,血气刚烈;水咸土碱,风习强悍。近百余年来,举凡中华大灾大难,无不首当其冲,因生出各种怪异人物,既在显耀上层,更在市井民间。故而随想随记,始作于今;每人一篇,各不相关...

爱像划了一根火柴-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爱像划了一根火柴

◎编辑推荐 1.叙事技巧异常成熟的新人之作 很难想象,在信息传递如此发达的时代,一个在网络上搜索不到其任何痕迹、之前从未发表过作品的作者,一出手就是如此成熟、完整、流畅的长篇叙事,成名成家的熟悉面孔中并不常有这种让人惊喜的意外发现。 2.好看到停不下来的阅读体验 一部融 合了青春、情感、悬疑等各种元素的优秀流行小说,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横跨我们共同经历过的那个时代...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

《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2012年版)》收入余华的《流行音乐》、《可乐和酒》、《恐惧与成长》、《儿子和影子》、《消费的儿子》、《儿子的出生》、《父子之战》、《医院里的童年》、《麦田里》、《我为何写作》、《网络与文学》、《文学和民族》、《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等随笔。

时间移民-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时间移民

中国科幻第一人,九届银河奖得主,《三体》作者刘慈欣作品。 未来,迫于环境恶化和人口压力,地球政府决定派出远征队伍,选取25岁以下的人类成员向未来移民。旅行队伍进行了多次停留,但每一次的地球环境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最后一次航程,“大使”把时间定在未来11000年。在这未来的这个时代,地球基本恢复了原始生态,人类开始了新文明的起点。

树犹如此-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树犹如此

《树犹如此》是白先勇的散文自选集,主要收录他回忆个人经历、亲友交往的文章。其中纪念亡友的《树犹如此》将至深痛楚沉淀六年,被称为“以血泪、以人间最纯真的感情去完成的生命之歌”。另收两篇写友人的新作:画家奚淞修佛之旅《寻找那一棵菩提树》,救助上万艾滋孤儿的杜聪《修菩萨行》。可见白先勇近年心中所系。 书中作品多成于白先勇“五十知天命”之后,董桥曾“惊讶他已然像自在、放下的老僧,任由一朵...

我的乔治亚-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我的乔治亚

《我的乔治亚》是西西将纪实与虚构巧妙编织的一部别具一格的长篇小说。 小说以作家西西亲手搭建一座十八世纪英国乔治亚时代的“娃娃屋”为线索,探索彼时英国的建筑、家具、摆设,展现那时的人物会话、家居日常,并扩及当年的风土人情、历史故事;同时,将自己的日常生活交织其间。如同一 次历史重构,西西以她创新的艺术布局和叙述,在分享她的丰富知识、灵慧巧思和生活乐趣的过程中,让往昔回魂翻新。 ...

慈悲-好书天下
小说文学

慈悲

小说从国营工厂时代的特殊事物“补助”说起。工程师陈水生少年时父母双亡,来到工厂做学徒。师傅在厂里有威望,替他要到了一份补助,并且将自己的独生女儿玉生嫁给了他。八十年代,工厂沿革补助的福利手段,需要工人代表到工会演讲游说。水生接了师傅的衣钵,为贫困工人争取补助。然而为了这点小钱,人与人之间也相互猜疑、告密。九十年代,工厂清退工人,水生不得已又去做了操作工,国营工厂被厂长侵吞。水生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