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的力量

书名:观念的力量
作者:[英]以赛亚·伯林
译者:胡自信/魏钊凌
ISBN:9787544769358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4-1
格式:epub/mobi/azw3/pdf
页数:444
豆瓣评分: 8.7

书籍简介:

●20世纪著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用观念的演变解读历史的暗流 ●囊括诸多经典伯林议题,了解20世纪思想潮流的入门佳作 ●依据普林斯顿2013年修订版,新增名家前言,首刊伯林未出版文字 ●全新“伯林文集”,典雅装帧,宜读宜藏 书斋里生长起来的观念,为何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观念的力量》收录伯林此前不曾集结成书的22篇文章,从伯林对自身学术道路的梳理,到令他成名的俄国思想家研究,再到令他享誉世界的自由论述,无不以优雅的文字和磅礴的论证,证明伟大的观念可以革新人类对世界、对自身的理解,而可怕的 观念也可以给世人带来厄运和灾难。 马克思主义、浪漫主义、自由和犹太复国主义,伯林对这些迥然不同的观念的论述都包含在这部精彩的文集中……观念不再仅仅是观念,没有人能像伯林这样,将它们光辉或不那么光辉的历史,都抽丝剥茧地写出来。 ——尼古拉斯·费恩《星期日独立报》 这部可读性极强的著作涵盖了伯林最为关键的研究领域。它很显然是为伯林思想的入门佳作……所有与伯林紧密相关的论述,尤其是自由和人类价值,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诺埃尔·马尔科姆,《星期日电讯报》 [本书]不仅用清晰通透的方式把握住观念在历史上具备的力量,并且告诉我们该如何运用伯林的思想来理解当今世界所发生的一切。 ——美国外交专家斯特罗布·塔尔博特

作者简介:

以赛亚·伯林爵士(Sir Isaiah Berlin,1909—1997)

英国哲学家、观念史学家、20世纪著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生于俄国犹太家庭,童年目睹俄国革命,1921年随父母前往英国。1928年进入牛津大学攻读哲学,1939年借撰写《卡尔·马克思》的契机转向观念史研究。1957年就职牛津大学社会与政治理论教授,发表具有开创性的“两种自由概念”演说,同年获封爵士。参与创办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并出任首任院长。作为杰出的观念史学家和学科主要奠基人,先后被授予耶路撒冷文学奖和伊拉斯谟奖。

书友短评:

@ 墨墨 伯林是一个非常关注哲学当下意义的哲学家,他对很多观念的思考对我们的当下仍有镜鉴意义。 @ Mandelstam 以赛亚·伯林的《观念的力量》付印了,预计4月上市,伯林用优雅的文字和磅礴的论证,证明伟大的观念可以革新人类对世界、对自身的理解,而可怕的观念也可以给世人带来厄运和灾难。 @ 予秋 观念的力量 @ 本位 民主和共产主义对比时的阶级理论部分感觉写得有些天真,其中问题或者区别可不仅仅是阶级立场。 @ 姬流 伯林也许不是最一流的学者,但他的趣味,他选题的角度一直以来都在影响着我。 @ 海绵 我觉得现今的哲学家该解决的不应再是漫无目的的去想类似我是谁,我要去向哪里的问题了,而是要去想为什么哲学逐渐的式微了。非自然学科里面,比不过经济学,比不过历史学,甚至都比不过心理学。每当看完哲学类的书,总有一种到头来终究还是没把问题说清楚的感觉?大概哲学在一段原因特别吸引人不是因为本身的原因,而是由于别的原因。马克思主义的盛行是因为马克思吗?我觉得是因为有列宁;有毛泽东这些人的存在。我的看法是等世界… 我觉得现今的哲学家该解决的不应再是漫无目的的去想类似我是谁,我要去向哪里的问题了,而是要去想为什么哲学逐渐的式微了。非自然学科里面,比不过经济学,比不过历史学,甚至都比不过心理学。每当看完哲学类的书,总有一种到头来终究还是没把问题说清楚的感觉?大概哲学在一段原因特别吸引人不是因为本身的原因,而是由于别的原因。马克思主义的盛行是因为马克思吗?我觉得是因为有列宁;有毛泽东这些人的存在。我的看法是等世界动荡革命此起彼伏的时候哲学才能再次回魂,哲学家提供思想,革命家提供行动,缺一不可。未必遥不可及,这世界注定永远无法保持稳定。那种历史已经终结的论调我是从来不信的。 @ Heterodontus 太好了。 @ 该吃药了 深入浅出,非常的有逻辑性。尤其喜欢有关俄罗斯的那一部分和犹太人的那一部分。但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有些关于犹太人的评价有些言过其实了,但是仍然让人感叹观念史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上是如何的单调线性,但又百花齐放。 @ 爱吃大西瓜 哲学问题是什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探讨,实际上也是对“什么是科学”的探讨。自然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自然研究“确定性”的优势,让非自然研究的学者思考——我可不可以用自然研究的方法(经验、观察等)解决社会学、心理学等问题?但是实际上,哲学的问题压根不能用自然的方法回答。如果这么认为了,把人或人类社会与无机物或动物界看作是相似的,混为一谈,必将导致灾难。人类观念史上最大胆的创新者之一,伯林说的是维柯。… 哲学问题是什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探讨,实际上也是对“什么是科学”的探讨。自然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自然研究“确定性”的优势,让非自然研究的学者思考——我可不可以用自然研究的方法(经验、观察等)解决社会学、心理学等问题?但是实际上,哲学的问题压根不能用自然的方法回答。如果这么认为了,把人或人类社会与无机物或动物界看作是相似的,混为一谈,必将导致灾难。人类观念史上最大胆的创新者之一,伯林说的是维柯。上帝可以认识到世界万物的本质,是因为上帝创造了万物。因此,人只能认识到自己所创造之物的本质,其他物人类不可说自己真的认识到了。从“内部”看,从参与者而非旁观者的角度看。这是1720年左右维柯提出来的,这就是现代人类学民族志所坚持的方法——解释问题需要重视情境,事物的本质不是恒定不变,而是流动的。 @ 骑鳌赛斯兔 10.7读毕补标。“纯粹的学术生活是不够的,仅仅将生活奉献给学识是不会产生批判性的智识和文明的心灵的。”

参考文献说明
前言(阿维赛·马加利特)
编者前言
我的学术之路
哲学的目的
启蒙运动时期的哲学家
人类观念史上最大胆的创新者之一
俄国观念史
被神化的那个人
一个没有狂热激情的革命者
知识阶层的作用
自由
卡尔·马克思的哲学
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
政治领域的现实主义
以色列的起源
犹太人之被奴役与被解放
哈依姆·魏茨曼的领导艺术
寻找社会地位
欧洲浪漫主义的本质
梅尼克与历史相对主义
论通识教育
第二版附录
民主、共产主义与个人
伍德罗·威尔逊论教育
论民族主义
索引
· · · · · ·

添加微信公众号:好书天下获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