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麦罗斯

书名:奥麦罗斯
作者:[圣卢西亚]德里克·沃尔科特
译者:杨铁军
ISBN:9787219106440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0
格式:epub/mobi/azw3/pdf
页数:536
豆瓣评分: 9.3

书籍简介:

《奥麦罗斯》是一部现代人的史诗巨构,对沃尔科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诗歌之一”。全诗共七卷八千余行,以圣卢西亚黑人渔民赫克托和阿喀琉争夺美丽的女仆海伦为主要线索,通过一群生活在圣卢西亚的当代人物以及众多来自现实、梦中、历史、经典 的人物,讲述了一个现代版的奥德修斯漫游记。诗人以加勒比海为轴,纵贯美洲、非洲和欧洲,以当代为坐标,上下五百年,在空间和历史中自由穿梭,把殖民历史、个人记忆、希腊神话、现实政治、加勒比海地区的生活经验交织为一体,用多元声音和多重线索的后现代手法,在魔幻色彩、厚重历史和后殖民语境之间形成了广阔的诗意空间,是一个蒙太奇一般眩目的文本。《奥麦罗斯》涉及真实的历史,也是内在流亡者的痛苦所塑造的心灵史诗,它更让我们认识到,所有这一切都关乎我们自身。 【媒体推荐】 “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歌之一。” ――约翰·卢卡斯,《新政治家和社会》 “在幽默、情感深度、语言的丰富创造性,以及表达人物思想并迫使读者跟随他们的思想和形象的快速变化的能力方面,没有哪一位诗人与沃尔科特先生相匹敌。这个奇妙的故事以螺旋的方式传播、复制了人类的思想,最后,令人惊讶的是,它让我们意识到历史,所有的历史,都属于我们。” ――玛丽·莱夫科维茨,《纽约时报书评》(1990年最佳图书) “人物在沃尔科特手里栩栩如生;当黑人和白人走复杂的路时,他们会得到同等的理解和同情……机智和语言游戏……活跃在这首非凡的诗的每一页……从一节到另一节,这是一种持续不断的惊喜来源,这种音乐如此微妙,如此多样,如此细腻,以至于它从未在超过8000行中出现过错误的音符。” ――伯纳德·诺克斯,《纽约书评》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德里克·沃尔科特

(Derek Walcott,1930—2017)

诗人、剧作家、画家。生于圣卢西亚的卡斯特里。先后就读于圣玛利大学和西印度的牙买加大学,后来在波士顿大学教授文学。代表作有史诗《奥麦罗斯》、短诗集《白鹭》、散文集《黄昏的诉说》等,是国际作家奖、史密斯文学奖、麦克阿瑟奖、艾略特诗歌奖等的获得者。其作品多探索和沉思加勒比海地区的历史、政治、民俗和风景。1992年,他因作品“具有伟大的光彩,历史的视野,献身多元文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被布罗茨基等誉为“加勒比地区最伟大的诗人”“英语文学中最好的诗人”。

【译者简介】

杨铁军

诗人,翻译家。山西芮城人。1988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92年北京大学西语系世界文学硕士毕业,1995年赴美国爱荷华大学攻读比较文学博士,后肄业转学计算机。出版有诗集《且向前》《蔷薇集》《和一个声音的对话》《我知道鱼的欢乐》,诗歌翻译作品有弗罗斯特《林间空地》、希尼《电灯光》等,即将出版佩索阿《冈波斯诗选》和泰德·休斯的文论《诗的锻造》等。

书友短评:

@ 都柏林的斯蒂芬 令杨老师翻身之译作。 @ alain.proust 在失落时代写作史诗是令人怀疑的,沃尔科特不需要卡蒙斯那种试图光复民族的抱负或为大航海时代高唱挽歌的野心,他于诗行蹁跹的跫音里唤醒的是封印在历史厚重阴影下的时间之灵,在浪潮般层叠绵延的三行诗句中实践一种以古意碰撞现代、将传统目光注入日常的返祖活动,在殖民者的视角下频繁运用谐音、双关、错别字等几乎是后现代的伎俩急遽收窄史诗无上的荣光,而诗人更是亲自降落在文本内部自反写诗之可能性,于是崇高突降、时空融叠… 在失落时代写作史诗是令人怀疑的,沃尔科特不需要卡蒙斯那种试图光复民族的抱负或为大航海时代高唱挽歌的野心,他于诗行蹁跹的跫音里唤醒的是封印在历史厚重阴影下的时间之灵,在浪潮般层叠绵延的三行诗句中实践一种以古意碰撞现代、将传统目光注入日常的返祖活动,在殖民者的视角下频繁运用谐音、双关、错别字等几乎是后现代的伎俩急遽收窄史诗无上的荣光,而诗人更是亲自降落在文本内部自反写诗之可能性,于是崇高突降、时空融叠、记忆回响、奇观复现、日常得救,那些失却的“称呼雨水的减弱音,称呼太阳的敞亮音,称呼河流的名词嘶音”,在诗人的呼唤中徒步五百年迢遥而至,“奥”是海螺吹响、“麦”是母亲大海而“罗斯”是白骨和粉碎的白浪,沃尔科特反复咀嚼这些诗意的音响,构筑了一座犹在回荡雨声的房子。 @ chenchen “我的光清澈明晰。它勾勒一只海星堕落的派系,在沙地上印了个星号,向奥麦罗斯,我的去魅之人,致敬。”除了第五书为了容纳巨大的历史经验而有些没把持住以外,整部作品的控制力,丰富性让人惊叹。 @ 槛内厮 封面意料之中,也深得我意,图取自Winslow Homer的画作The Gulf Stream。诗中主人公游历画廊,看到一位与荷马同名画家的作品,其中展现的却是一位身处墨西哥湾海浪中的黑人水手,船被巨浪掀起,鲨鱼的血盆大口近在咫尺,海水中零星的红点宛如已被残杀的生命留下的血液,而这位健硕的水手毫无畏惧,遥望远方。历史与现实,古典与后殖民,交织在一起……可能就是这一刻启发了沃尔科特吧。 @ 落阡 很喜欢了。推进方式和掌控能力是真的好,看下来很流畅不觉得厌倦(前提是不处于上头状态emmm)。还是那个熟悉的沃尔科特,语言沉静而带有大海的光泽与气味,打车、毛德之死和游客的段落都有很真实的生活气息。“她能用鱼线钓住星星,让海豚疲于奔命”也让人想到刚果一条小溪那个比喻。翻译的质量目测不错。 @ 片.儿.川 “在她乌黑的头脑里,并非真的需要历史学家的忏悔,也不需要文学的忏悔。为什么不能从太阳的视角看海伦,毫无荷马的阴影,而是独自在海滩上摇着塑料凉鞋,清新如海风?为什么要把烟雾变成一扇门?” @ 交换时光 一个月的时间看了两遍,本诗线索真的太多了,这就是本诗的一个难读之处,明喻,暗喻,不同线的不同理解(从最直接的小说中人物的生活,再从史诗角度,流浪者身份的个人心路历程,圣卢西亚岛的历史及战争,殖民与被殖民横跨三大洲的历史,被殖民者的身份认同,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双方理解,都可以得到不同的理解) @ 蛋 谁的人生不是一场奥德赛呢 @ 二鹚鸢在逃肥鸬 诗与小说的杂糅文体,时空交错的非线性叙事,古典的抑扬格三行体,这样的文本阅读实属罕见。如沃尔科特诺奖演说的标题,“史诗记忆的断片”。同时又是一部以虚构的世俗神话来真实记录加勒比海的“诗史”,融入了加勒比海的传说与荷马史诗的戏仿。Omeros即荷马在现代希腊语中的发音,mer在安的列斯土语中有着大海和母亲的双重含义,故而仍旧回溯至沃尔科特毕生的信念:海洋即历史。他以爱琴海-加勒比的一组对照,重写了加… 诗与小说的杂糅文体,时空交错的非线性叙事,古典的抑扬格三行体,这样的文本阅读实属罕见。如沃尔科特诺奖演说的标题,“史诗记忆的断片”。同时又是一部以虚构的世俗神话来真实记录加勒比海的“诗史”,融入了加勒比海的传说与荷马史诗的戏仿。Omeros即荷马在现代希腊语中的发音,mer在安的列斯土语中有着大海和母亲的双重含义,故而仍旧回溯至沃尔科特毕生的信念:海洋即历史。他以爱琴海-加勒比的一组对照,重写了加勒比人寻回自我身份的心灵史诗。赫克托、阿喀琉和海伦都不再只是史诗中的单一人物,而是现实活着的那些血统混杂、难寻根源的加勒比人民。圣卢西亚也曾是英法两国争夺的“西印度群岛的海伦”。诗歌是脱离大陆的岛屿。岛屿书写是隔离与绝缘的地理诗学。安的列斯群岛没有什么可供凭吊叹息的废墟。它可见的诗歌,即是生存本身。 @ 앙투안 读得艰难,也不能说完全理解,但还是被沃尔科特的气势震住了。全诗立足圣卢西亚,在加勒比海的殖民历史中遨游,也在当代世界及神话中穿梭。诗中充满异域的比喻,加上历史和神话,若非对此有广博了解,很难能完全掌握诗人的本意。好在译者简洁又及时的注释以及文后的梗概能为阅读增添不少帮助。沃尔科特本人殖民者后代及被殖民者后代的双重血脉始终是他挣扎的重点,在诗中他也无时不在自省。可见沃尔科特的成功,绝离不开他独特的身… 读得艰难,也不能说完全理解,但还是被沃尔科特的气势震住了。全诗立足圣卢西亚,在加勒比海的殖民历史中遨游,也在当代世界及神话中穿梭。诗中充满异域的比喻,加上历史和神话,若非对此有广博了解,很难能完全掌握诗人的本意。好在译者简洁又及时的注释以及文后的梗概能为阅读增添不少帮助。沃尔科特本人殖民者后代及被殖民者后代的双重血脉始终是他挣扎的重点,在诗中他也无时不在自省。可见沃尔科特的成功,绝离不开他独特的身份。

【目录】

第一书
第二书
第三书
第四书
第五书
第六书
第七书

梗 概

译后记

【书摘】


“就是这样,我们砍倒它们,凿独木舟,
时辰呢,是黎明。”菲洛可提提1笑对那些
想用照相机摄走他灵魂的游客说。“风

一把消息传递给肉月桂2,叶子便开始
颤抖,正当阳光之斧砍入杉木的一瞬,
因为它们能看到映在我们眼中的斧刃。

风掀起了蕨类植物。阵阵的呼啸,如同
渔民赖以为生的大海,蕨类点头,‘是的,
那些树,必须得死’。鉴于高地上寒冷,

我们把拳头塞入外套,呼出的气息如
迷雾的羽毛,朗姆酒在我们之间传递。
酒劲一来,便豪气顿生,变成刽子手。

我举起斧子祈祷,让双手鼓满了干劲,
去害第一棵杉木。露水注入双眼,但
我又灌了一口白朗姆酒。我们这才继续。”

如果再多给点硬币,他便会在榄仁树下,
伴随海螺袅袅升起的呜咽,把一条裤腿
挽起,给他们晒他被生锈的铁锚扎破的

伤疤。伤疤皱巴巴的,跟海刺猬的头冠
差不多少。他没解释伤口是怎么痊愈的。
“要听的话”——他笑说——“一块钱哪够”。

自从高大的月桂倒下,他便把自个儿的
秘密,交给一道喋喋不休的瀑布,随之
飞流直下女巫山3;让地鸠求偶的鸣叫

传送给沉默的蓝山,七嘴八舌的山间
溪流,迸溅着,携带这音符汇入大海,
却注入平静的池塘,透明的鲦鱼倏然

而游,一只白鹭在芦荡中高视阔步,发出
生锈的嘎嘎声,一条腿抬起,在泥浆里
一啄一啄。寂静被一只蜻蜓锯成两半,

清澈的沙床上,鳗鱼蜿蜒签写它们
各自的名字,这时日出照亮河流的记忆,
巨蕨一浪一浪,朝着大海的呼啸点头。

尽管烟雾忘掉了它从中升腾的大地,
荨麻掩盖了月桂砍倒后残留的树坑,
一只鬣蜥却听到斧头的声音,每一轮

晶状体,都因它被遗忘的名字而模糊,
那时,这座拱背岛,还叫“伊奥那劳”,
即“发现鬣蜥的地方”。鬣蜥却不慌不忙,

只一年便撑起背藤,颈下垂肉扇形展开,
肘部弯曲好像叉着腰,随着岛屿,移动
它慎重的尾巴。它的眼睛似裂开的荚壳,

历经百年一瞬的停顿,最后成熟,直到
一个蜥类不理解,堪与树匹敌的新族类
直立,在阿鲁瓦克人4的腾腾烟雾中站起。

倒下的是它们的支柱,露出蓝天一角:
原来的多神殿,现在却住了个唯一神。
最早的神是一棵高米尔树5。沉闷的

发电机开始闷吼,鲨鱼张开两侧牙床,
木屑纷飞,如鲭鱼跃出水面,落到
颤抖的杂草中。他们抬起还在震荡的

灼热锯片,检查它刚才锯出的口子。
然后,刮去坏死的苔藓,把缠绕住
伤口、勾连大地不放的藤蔓,清除

干净,然后点了点头。发动机颤抖着
恢复工作,木屑飞溅的速度,因鲨齿
咬合更均匀,大大加快。他们捂着眼,

生怕被粉碎的巢打到。香蕉园上空,
岛屿耸起了它的双角6。日出的光线
顺着它的峡谷流淌,鲜血溅在杉木身上,

林子里,溢满了一片献祭的阳光。
一棵高米尔树嘎嘎裂开。支柱没了,
只剩一树叶子如大块油毡。渔民们

听到嘎嘎声往后跳开。桅杆缓缓
倾斜,倒入蕨类的沟里;脚下袭来
大地的震动,阵阵波动随之退散。

(摘自《奥麦罗斯》第一书第一章)

【注释】

1.菲洛可提提(Philoctete),加勒比海的渔民,与荷马史诗中的菲罗克忒忒斯(Philoctetes)有主题上和身世上的对应关系。
2.肉月桂,原文Laurier-cannelle,由两个法语词汇组成,月桂肉桂,是圣卢西亚特有的树种。
3.女巫山(La Sorcière),圣卢西亚岛靠近东北海岸的一座山。
4.阿鲁瓦克人(Aruac),南美印第安人,是圣卢西亚最早的土著。
5.高米尔树(gommier),一种桦木。
6.这里指的是圣卢西亚西南海滨的大皮通山(Gros Piton)和小皮通山(Petit Piton),高耸如耸起的双角。这个角的意象或比喻,在后文多次出现。
· · · · · ·

添加微信公众号:好书天下获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